管理的本質是激發每一個人的善意!

2016-12-12 16:13:44??????點擊:

1999年7月份,我拜訪了彼得·德魯克先生,無意中提出辦一個培訓管理機構的想法。德魯克說,你在做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他對我說,中國社會和經濟的發展,關鍵就是人才問題。是什么人才問題呢?是管理人才的問題。別的東西,你都可以進口,資金你可以引進,設備你可以引進,但是只有人才,你無法靠引進。而且,最重要的是,管理這東西,一定要在當地的文化中才能發芽生根。


他說,你看日本人,它的職業經理人和歐美的職業經理人是不同的。雖然他們都在做管理,但是管理一定要能適應自己的文化,才有接受度。所以當時德魯克說,你必須培養自己的人,這是躲不過去的,而且這是中國發展的一個關鍵問題,只有中國人才能建設中國。2000年5月,德魯克在為我們的題詞中寫道:“迅速培養稱職的管理人才和創業者,使他們能與世界頂級強手競爭,顯然是中國最需要的,也是中國社會與經濟取得成功的關鍵……為中國管理者和創業者提供全世界最優良的管理知識和管理工具,不但對中國,而且對世界都是至關重要的?!?br />


01、管理的本質:激發善意

克萊蒙特大學以德魯克的名字來命名管理研究生院,在命名儀式上,德魯克談了他對管理學的看法,以及這個學科的研究對象是誰。由這點出發,他談到了管理行為背后的價值觀、信念和承諾。

德魯克說,管理是一門真正的博雅藝術(Liberal Art)。管理的對象是誰呢?是工作的人類社群。從表面看,管理的對象是工作的成效,但是工作是由人從事的,所以,管理者不能不和人打交道。管理者天天都要面對既可愛而又不完美的人,面對人性中的善,人性中的惡,人的潛能、長處和人的弱點。任何有經驗的管理者都會明白這一點。


管理的本質,其實就是激發和釋放每一個人的善意。對別人的同情,愿意為別人服務,這是一種善意;愿意幫人家改善生存環境、工作環境,也是一種善意。管理者要做的是激發和釋放人本身固有的潛能,創造價值,為他人謀福祉。這就是管理的本質。


但是,很多人把管理當成一種工具,認為管理是用來操控的,因為它的目標是要讓工作有結果,就必須操縱控制工作者的行為。這一條,是德魯克堅決不同意的。在他的著作中,對“胡蘿卜加大棒”有很精辟的分析(這里可以多說幾句嗎,德魯克是怎么分析的?)。我們可以看到,“胡蘿卜加大棒”被全世界的管理者很普遍地接受,但是“胡蘿卜加大棒”的效果卻是越來越差了。


德魯克本來是一位政治學、法學的學者,后來又成為經濟學家,聽過熊彼得、凱恩斯的課。那時候,在學術界,管理學還不存在。德魯克經歷過一戰、二戰,感受到戰爭帶來的傷害,財產的毀滅,知識精英的毀滅,文化的毀滅。對人類的同情心讓他覺得,這些應該避免。用什么辦法避免?二戰爆發前,他移民到美國,看到一個新的社會現象,發現美國出現了很多大的企業。這些企業提供就業機會,吸引很多人從鄉村社區跑到城市,進入工廠這樣一個新的社區。而就在這些企業中,每一個進入企業的人,都可能自由發揮自己的能力,承擔責任。那么,是什么決定一個企業有沒有成效,能不能給人這種自由和責任呢?答案就是管理!于是德魯克開始研究管理了。


那個時候,管理還談不上有什么學問,一個學者跑到企業研究管理是被認為不務正業,而且是自毀前程的。德魯克的導師替他惋惜說,你這么一個有才華的人,怎么去研究這些擺不到臺面的東西呢?你在經濟學、政治學已經嶄露頭角,可以很有前途。但是,德魯克去研究、建立管理學的出發點,不是為了個人的成就,而是為了解決帶來痛苦的社會問題。

02、企業的目的:創造顧客


商學院都有課程教“戰略”,它們的戰略從哪里開始呢?它們的戰略是假設企業的目的已經有了,現在的任務是怎么去達成目標。德魯克也講戰略,他有一本書《成果管理》是講戰略的。德魯克的戰略是從目的出發的,他首先要企業界定目的。這很有意思,因為企業并不是一個人組成的。企業的目的,究竟是企業主的目的,還是企業的管理者的目的,還是企業員工的目的呢?


企業主的目的可能是為了賺錢,企業員工的目的可能是為了有一份工作,管理者的目的可能是為了晉升。但是,企業存在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你們有事干,讓你們有錢賺,而且非營利機構也沒有這樣的目的。學校的目的不是讓老師有書教,醫院的目的不是讓醫生有個地方去執業。學校的存在是為了學生,醫院的存在是為了病人。那企業呢?企業是為了那些需求者,為了那些客戶。因為社會上有一部分人可能有某種需求沒被滿足,于是有企業看到這個市場空白,看到這個薄弱環節。企業就會去設計一種產品、一種服務,來滿足這個需求。有需求的這部分人一看,這個東西對我有用,以前沒有,現在有了,你要多少錢,我愿意買。


所以,歸根到底,企業的目的是什么?企業的目的就是創造顧客。


請注意,德魯克說的不是滿足顧客,而是創造顧客。


企業要開發出新的客戶,創造顧客。德魯克一直都在講,企業的目的在外而不在內。如果我們用一個比較“高大上”的詞,就是說企業本質上是“利他”的,本質上就是要承擔社會責任的。這并不是說,企業賺了錢之后捐一些出去承擔社會責任,而是說,企業存在的本身就是在承擔一種社會責任,因為你創造了顧客,生產出產品和服務就是在承擔社會責任。賺錢只是你為顧客創造價值之后的一個副產品,它是結果而不是目的。

03、管理要使人生有意義


企業要生存,它也一定要有經濟上的回報,要有利潤,要有資本再投入。但是,你如果真的只是為了錢而去做,有可能賺到錢,但是你可能根本沒創造價值。比如索羅斯,他有很多聰明智慧,發展出很多投機的工具,還寫了一本書《金融煉金術》。但是索羅斯創造價值了嗎?我認為沒有,他只是把別人創造出的財富,用財務技巧轉移到自己的口袋里。他的企業可能賺到錢了,但它沒有創造出價值,違背了企業的目的。它只能生存一段時間。


德魯克的管理學最根本的地方就在這里,他不是教你如何生存和發財,不是教你怎么成為一個著名的、引人注目的、有社會地位的成功者和企業家。他是教你怎么通過工作使你的人生有意義。這個有意義的根本,一定在于為他人創造了價值,為他人創造了福利。所以,我說管理學不是成功學,也不是生存學,管理學當然也追求成功,但是它追求的是有意義的成功,創造價值的成功,為別人帶來好處的成功,這是不一樣的。


現在中國流行的觀點是誤以為管理學就是成功學,大家追捧的都是成功的企業家。只要企業家成功了,大家就覺得他的所作所為一定是值得仿效的,要學管理就得從他們那里學。我不是說成功者都不值得學,我是說要研究成功者的行為,這個成功者有可能創造了價值,但是也有可能他的某些行為是破壞和轉移價值的。


現實社會中有很多成功者,他們的有些行為符合我們說的創造價值,給社會帶來好處,推動社會進步,但是另一方面,他們也有一些行為破壞了價值,和正面的行為是沖突的,他們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他們今天可能這么做,明天可能那么做,在這種環境下這么做,在另一種環境下可能就背離了原來的宗旨。如果企業家處在這種狀態下,那么他們對社會造成的,就會既有貢獻,也有破壞,既教人學好,也教人學壞。


企業家不是完人或圣人,發生偏離最終客戶一一消費者價值的過失是不奇怪的,好的企業家會反省和努力去消除這種負面的社會影響,逐漸做到在創造顧客價值方面減少自相矛盾的行為,或者說一以貫之。當我們稱贊某位企業家時,稱贊的是他創造價值的行為,不代表他必須沒有錯失,反之當我們批評某企業家時,批評的也是具體行為,也不代表否定他創造價值的貢獻,應避免陷入社會上人們非黑即白、成王敗寇的認知誤區。博雅管理的目的就是幫助這些既值得尊敬又往往前后不一致的企業家凡人進一步反省和梳理自己的經營決策和行為,升華為真正偉大的企業家。